太阳城线上娱乐城霜附寒枝,冷月如割,夜色正浓。偶有阴风拂来,拽得客栈门口那面旗帜森森摇曳,旗帜已不堪陈旧,太阳城线上娱乐城像一块破抹布,却依然不知疲倦地招摇,欢迎远道的客人。可惜时过境迁,此处已经空无一人,一十三年前,太阳城线上娱乐城散尽家财,带着妻儿老小逃命天涯去了。